大椿 发表于 2006-11-3 10:48:28

行将消失的民间歌谣

十把扇子

一把扇子丝线边,情歌买扇妹来玩,
扇子本是杭州买,时常挂在妹身边。

二把扇子二面花,情哥爱我我爱他,
情哥爱我人情好,我爱情哥会当家。

三把扇子是清明,手拿扇子去踏青,
别人踏青解愁闷,我去踏青会情人。

四把扇子桃花香,双双蝴蝶采花忙,
放牛牙儿无道理,不该无故把它伤。

五把扇子是端阳。梳头打扮看龙船,
看船人儿千千万,只有我郎合心间。

六把扇子是伏天,郎做活来汗不干,
桃花手巾郎揩汗,打开扇子扇干汗。

七把扇子七寸长,扇子落在大路旁,
情歌拣去还给我,爹娘拣去祸一桩。

八把扇子是中秋,中秋月儿使人愁,
一愁媒人二面口,二愁爹娘心太毒。

九把扇子是重阳,手拿扇子泪成行,
非是女儿不正经,我和情郎情义深。

十把扇子菊花香,偷偷与郎细商量,
鸳鸯树儿结就了,阎王要命也成双。

(不知出处)

:D :D

大椿 发表于 2006-11-3 10:49:20

再贴《无锡山歌》ZT



(一)三月三

三月三, 菜花虫虫嗡嗡响,
大蒜炒马兰, 摇纱织布呒心相,
吃则去游惠山, 一心要想游节场。

(二)捉萤火虫

萤火虫,夜夜红,
阿公挑水卖胡葱,
倪子背包做郎中,
媳妇背包捉牙虫,
剩下老太婆蹲勒门角落里糊灯笼。
糊则三日三夜糊着一只破灯笼,
一吹吹到河当中,
瞎急慌忙去捞(读如“撩”)灯笼。

(三)车水歌      

哎唷,哎唷,哎哎唷,
火热格太阳当头照,
白米饭好吃田难种,
新衣好穿衣难缝。

(四)埘秧歌

两胖弯弯泥里拖,
背朝日头面朝土,
口唱山歌呒空闲,
手捏仙草插六棵。

(五)牵砻山歌

啥格圆圆天上天? 啥格尖尖天上天?
啥格圆圆郎手里用? 啥格尖尖郎手里用?
月亮圆圆天上天, 宝塔尖尖天上天,
砚台圆圆郎手里用, 毛笔尖尖郎手里用。


啥格圆圆水浮面? 啥格尖尖水浮面?
啥格圆圆姐房中? 啥格尖尖姐房中?
荷叶圆圆水浮面, 慈菇尖尖水浮面,
油毡圆圆姐房中。 绣花针尖尖姐房中。(油毡,妇女搽头发用。)

啥格弯弯天上天? 啥格弯弯水浮面?
啥格弯弯郎手里用? 啥格弯弯姐房中?
月亮弯弯天上天, 菱角弯弯水浮面,
镰刀弯弯郎手里用,木梳弯弯姐房中。

大椿 发表于 2006-11-3 10:50:28

(六)拣人家

场岸头一棵白菊花,(花,本地方言读如hu。)
娘搭喃倪拣人家,(搭,“替”的意思。喃倪,我的意思。家,读如“姑”,以下同。)
要拣高厅大屋田八亩,小官人出众做人家。

(七)女儿出嫁

红老乌,水老乌,
双双媒人到我家。
我家奴妮十七八,(奴妮,女儿。)
将来要嫁大人家。
娘,哪亨哪亨大人家?
朱红板壁大人家。
娘,哪亨哪亨小人家?
芦篾隔隔小人家。
娘,你勿要愁。
半夜三更出来梳光头。
前头梳起盘龙头,
后头梳起插花头。
插花娘子会笃面,(笃面,取其近似音,和面的意思。)
笃出面来荷叶片,
切出面来丝瓜线,
下勒锅里团团转,
舀勒碗里雪花片,
公一碗,婆一碗,
姑娘小叔各一碗,
多一碗,端给东隔壁大伯婆里尝尝看。

(八)十二月半

正月半,龙灯、马灯齐来看。
二月半,糟鱼糟肉尝尝看。
三月半,镗锣旗伞会来看。
四月半,锄头铁耙靠田岸。
五月半,拔把黄秧莳莳看。
六月半,车水车得团团转。
七月半,做了茄饼走亲眷。
八月半,做了麦饼锅里熯。
九月半,新米团子尝尝看。
十月半,全家吃得象罗汉。
十一月半,前门讨债后门逋。(逋,躲藏的意思。)
十二月半,拔掉镬子剩个烟囱管。


;P ;P

大椿 发表于 2006-11-3 10:53:06

《十二月半》中的内容最丰富。
其中的“糟鱼糟肉”,北方人士品尝过的也许不多。
“镗锣、旗伞”,是“出会”队列中必不可少的东西。
“麦饼”,小时候去到外婆家吃过,无非是用面团包上红糖,压扁,再在锅里用油煎熟而已。现在想想,死面饼子有什么吃头,但儿时只觉得美味……
“前门讨债后门逋,拔掉镬子剩个烟囱管。”够形象的,穷人家一到年关遇上讨债的,自己虽然躲到了后门外,家里的锅子却被讨债人拔走了。

gyes 发表于 2006-11-3 14:05:20

回复 #4 大椿 的帖子

我现在仍旧觉得油里煎过个死面饼蛮好吃,最好是糯米粉个,香。:victory:

大椿 发表于 2006-11-3 19:45:20

是啊!虽然还是小时候吃过,我至今觉得齿颊留香。

cocolzq 发表于 2006-11-4 19:31:46

让我想起了麻团。。。

小老虎 发表于 2006-11-4 19:54:10

糯米团子
芝麻团子
。。。。

口水~~:D

大椿 发表于 2006-11-4 21:27:34

哈!敬请品尝

小老虎 发表于 2006-11-4 22:12:17

:-)....

大椿 发表于 2006-11-19 21:10:06

:D :D

山歌与民间智慧 AT

作者:许顺荣

  前些日子在地摊上觅得一本《山歌集》,信手翻来不禁爱不释手,很多山歌中的民间智慧,让我为之拍案叫绝———我的祖先啊,你们怎么想得出这么妙的句子呢?
  譬如这首《镜》:“结私情,好似青铜镜。待把你磨得好,又恐去照别人,你团圆不
管人孤零。知人只知面,知面不知心。当面儿的分明,背后你又昏得紧。”
  再譬如《打丫头》:“害相思,害得我伶仃瘦,半夜里爬起来打丫头。丫头为何我瘦你也瘦?我瘦是想情人,你瘦好没来由。莫不是我的情人,你也有一份?”你瞧,好一个霸道的小姐!
  “满天星当不得月儿亮,一群鸦怎比得孤凤凰”、“就是金人也是有限的金儿,你那人却有无限的风流景”、“守过了二百七十日的凄凉,春,你少不得也来了”、“扁担儿的塌来,只教你两头儿都脱了”……妙句简直不胜枚举。
  当我读到“送别”这首山歌时,不禁感叹民间的大智慧。把玩再三后,情不自禁将它改写成现代歌词《砖瓦谣》,试想让崔健边弹吉他,边用沙哑的喉咙唱来,肯定叫人如痴如醉。
  山歌《送别》原文是这样的:
  “送情人,直送到无锡路。叫一声烧窑人我的哥,一般窑怎烧出两般样货?砖儿这等厚,瓦儿这等薄。厚的就是他人,薄的就是我。
  劝君家,休把那烧窑的气。砖儿厚,瓦儿薄,总是一样泥。瓦儿反比砖儿贵,砖儿在地下踹,瓦儿头顶着你。脚踹的是他人,头顶的还是你。”
  而我改写的《砖瓦谣》如下:
  “叫一声我的哥你个偏心的烧窑人一般的窑儿烧出两般的货砖儿厚瓦儿薄你拆了秦楼瓦又盖楚阳台薄的这么薄厚的这么厚厚的分明是他人薄的却是我
  应一声我的妹你莫要把闲气儿生两般的货色用的是一般泥砖儿厚瓦儿薄薄的却比厚的金又贵哪砖儿地上铺瓦儿天上盖我脚踩的是他人头顶的还是你”
  尽管改得不怎么样,但我却着实过了把瘾。
  我记得冯梦龙编过一本明代《山歌》专集。有句话说得好,他说,山歌从不与那些绅学士家的诗文争名,所以她不掺假,唱得真心实意,有着民间真智慧,惹得吴越人争着传唱。这番话已经把山歌与民间智慧说得透透了。

laker 发表于 2006-11-19 22:08:31

LZ是有货啊.佩服.

大椿 发表于 2006-11-20 11:06:19

:) :D

哪里,转帖共享啊。

下面是旧时流传于杭城的一首,蛮有点幽默感。

大椿 发表于 2006-11-20 11:07:30

:$ :$

十房媳妇歌


一房媳妇像枝花,
客到门前先端茶,
堂前接客微微笑,
客人坐下吃杯茶。
二房媳妇不成人,
客到面前不动身,
拖鞋窸窣蹲灶窝,
里生外熟囫囵吞。   
三房媳妇爱起早,
吹火打灶手脚勤,
烧火泡茶端酒罐,
免得公婆动手身。
四房媳妇心不长,
仓里端米也不量,
煮起粥来水上浮,
闷起饭来石板硬。
五房媳妇勤洗衣,
一身洗得白净净,
夏天洗衣冰水浸,
冬天洗衣滚烫浆。
六房媳妇懒得洗,
一次洗洗两畚箕,
拿起塘里汰汰清,
半塘清水半塘浑。
七房媳妇勤织麻,
一年织出三匹布,
粗个织织自己着,
细个织织公婆穿。
八房媳妇懒织麻,
一年织出四两纱,
织了三尺粗麻布,
带到溪里捞鱼虾。
九房媳妇勤梳妆,
困到鸡叫穿衣裳,
左边梳起盘龙髻,
右边梳起翠花妆。
十房媳妇懒梳妆,
一觉困到日头上,
头上像个茅草窝,
拿起碗来喝清汤。

laker 发表于 2006-11-20 19:55:19

让我想起小时候常听见的一个故事: 三兄弟娶媳妇,老大老二娶的都是懒婆娘,到老三娶到一个蛤麻精,轻快又本分.可惜有一天玉皇大帝用龙卷风把她卷去西天.老三带上干粮和一条狗上路向西寻娶....

大椿 发表于 2006-11-21 10:03:38

哈!有点民间故事的味道。

另外,“等郎媳”的歌谣也交关有趣zt:

二十大姐七岁郎

二十大姐嫁个七岁郎,
站起只有姐腰长,
蹲着好似母鸡娘。
早上穿鞋、穿袜、送郎上书房,
夜里脱鞋、脱袜、送郎归绣房。
放到头边困,忖忖倒霉相,
放到脚边困,想想罪过相。
花花被子盖身上,
一泡尿撒得被湿光。
东边晒被大伯婶母笑我郎,
西边晒被过路客人笑断肠,
想一想,真是气人相!

(流传地区:杭州一带)

大椿 发表于 2006-11-21 10:08:00

附:

娶大媳妇

十八岁大姐嫁个七岁郎,
说他郎,郎又小,
说他孩儿不叫娘。
替他脱鞋抱上床,
半夜三更哭叫娘。
年纪小,困睡长,
一觉睡到大天亮,
二人去抬水,
一头低来一头仰。
行路君子胡思想,
不是母子就是孽障。
若不看着公婆待我好,
毁不杀你小东西,
算你活的长!

(流传地区:天津一带)

;P ;P

[ 本帖最后由 大椿 于 2006-11-21 10:12 编辑 ]

大椿 发表于 2006-11-21 10:17:53

:)

[ 本帖最后由 大椿 于 2007-5-28 13:56 编辑 ]

大椿 发表于 2007-3-16 22:56:30

;P ;P

上面补贴的老图片有趣得紧,这种“等郎媳”现象旧时江南也是有的……

:lol: :lol:

z200052 发表于 2007-5-24 18:09:47

做天难做三月天

记得以前看见过《做天难做三月天》,可惜没记住。讲的是三月间各种农活对天气的要求相互矛盾。因为里面提到“养蚕娘子”,所以知道这很可能是江南的。不知哪位记得。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行将消失的民间歌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