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arin 发表于 2012-4-4 10:15:20

上海市区阴入调的隐性调值

本帖最后由 mandarin 于 2012-4-4 11:50 编辑

通常把阴入描写为高平调,但是实际语言中并不是一个高平那么简单,往往会使用到中升调,同去声调型,只是因为时值短不易察觉:比如“八个人”、“血阿流出来了”、“落·雪”、“哭伊做啥啦”,这里的八、血、雪、哭就不是高平调,而是起音稍低的中调。那么如何判断是中升调呢,可以用连读变调来确定。众所周知连读变调是首字调型的衍生,而大多数阴入字为首字的词的连读调型都和去声一致,比如色彩和素菜,旋律上是一样的,只是“色彩”开头会顿一顿,其他比如法规/富贵,笔芯/变心,竹笋/祖孙,客堂/课堂,节奏/记者,北京/捕鲸,骨头/过头(:个种日脚有啥“过头”),国民党/过房娘,触心筋/炒虾仁……各种例子举不胜举,都是调型一致而停顿小异。可见实际运用中阴入多是采用去声调同调型(中升)而非老派上声同调型(高平)。阴入字在念单字时对应老派上声,而在成词后常常表现为对应去声,这种不易察觉的调值不妨称为隐性调值。

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2-4-4 23:00:03

“众所周知连读变调是首字调型的衍生”……
调型以首字为纲固然不错,但是“延伸论”只是就苏沪而言的结论而已,起码绍兴宁波不是的。一定要取个名字,就叫“反衬论”好了。
——————
另外还是明确点破“隐形调值”是语音的事实还是音系的处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上海市区阴入调的隐性调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