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人 发表于 2012-1-31 19:34:36

【Sirkem】从陈存仁《银元时代生活史》看上世纪20-30年代江南语言生态

陈存仁(1908—1990)原名陈承沅,出生在上海老城厢一衰落绸缎商人之家,早年丧父。
•从学校毕业后,又拜国学大师章太炎,名中医世家丁甘仁、丁仲英父子为师。
•1935年主编三百余万字的《中国药学大辞典》,由上海世界书局首次以精美彩色画印制中药植物,先后印制二十七次,解放后仍再版。
•1937年应上海世界书局要求,赴日本收集汉医书籍四百多种,回来出版《皇后医学丛书》。
•1960-1970年代 在香港最畅销的《星岛日报》专栏投稿,达17年之久,每天一篇,其中有关食补的“津津有味谭”连载,得到香港及东南亚粤籍读者极大欢迎。
•1964年由韩国驻香港总领事推荐,荣获韩国著名的庆熙大学名誉博士衔,以表彰其对汉医学的杰出贡献。
•1970年中期 法国美食协会给予“美食家”称誉。
•1979年 应日本名出版社“讲谈社”之邀,编撰《中国药学大典》共四大册(1982年正式出版)。
•1990年9月9日,因突发心脏病,于美国洛杉矶寓所去世。
银元时代生活史是他对儿时和青年时期经历的回忆性著作,充满了各类丰富的生活细节。由于作者完全没有音韵学训练,因此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角度记录下了20-30年代最感性的语言生态。

丁甘仁老师因为有嗜好,门诊时间定早晨九时起,诊所就在白克路(今凤阳路)珊家园,有时延迟到九时半才开始,我必然先到诊所等候。有一天我迟到了十分钟,别的师兄就凑上去写方,丁老师一边唱药方,师兄一边写方,那位师兄因为听不懂他的常州土话,紧张太甚,落笔踌躇,丁师面有不悦之色,便问“陈某人怎么不来?”

解读:丁甘仁是常州人,在上海依旧说他的常州土话,有人听不懂(没有交代哪里人,但很可能不是江南人),但作者听得懂,证明当时吴语太湖片苏沪嘉小片的上海话与吴语太湖片毗陵小片的常州话可以沟通。

章太炎老师讲的一口杭州话。但他并不是杭州人,而是余杭县仓泉镇人。他说话口齿极不清楚,而且有浓重的鼻音,因为他生过鼻渊,常年流浊涕,所以听他讲话很不容易领悟。我因生在上海,原籍浙江平湖,和杭州很近,所以他讲的话都能听清楚。

解读:余杭人章太炎在上海却是用杭州话,说明当时杭州作为省会,方言在下属各县具有权威性。作者实际一直生长在上海,完全没有去过平湖。因此实际证明当时吴语太湖片苏沪嘉小片的上海话与吴语太湖片杭州小片的杭州话可以沟通。

肖红本是广东人,但能说一口软而且糯的苏州话,个性温柔,不过肤色稍为黑了一些,可是她一颦一笑,实在有倾国倾城的媚态,当晚就备了一桌菜来替阿挺消气压惊。

解读:肖红是当时名妓,广东人说苏州话实际是《海上花列传》时代以来,风月场所以苏州话为尊的延续。

主席口操宁波土音的国语,见到我们都说上海话,他就改用纯粹的宁波话和我们谈话,只说了两句话:“我小时候有病都是请中医看的,现在有时也服中国药。”

解读:主席,就是蒋 介石。听到上海话就改用宁波话交谈证明两者通行无碍,吴语太湖片苏沪嘉小片和甬江小片可以沟通。
隋翰英说一口南京话,苏州人都听不懂;我讲的是上海话和苏州话还接近
解读:南京话属于江淮官话,苏州老百姓尚且听不懂,遑论北京话,对解放前所谓国语的普及程度,实不能做过高估计。作者生长在南市老城厢,讲的是老派上海话(也就是赵元任所说的“浦东派”而不是“苏州派”),但仍有与苏州话接近的自觉,足见语言之亲疏远近,实在是天然而生,不因行政区划隔离而改变。

在北平一般人说的都是京片子,上等人讲的京片子斯文有理,下等人讲的都是土话,既说得快,又粗得很,所以有许多话听也听不清,说更说不上来。

解读:上等人的京片子实际是旧官话余韵,分尖团有入声(假入声,读如去声但短),下等人之土话,可闻于王朔之流。

正在这时旁边有两个人大声叫喊捉拿偷经“者”,起初我不知“者”的用意,后来听到四面八方都叫起偷经“者”,我才明白,“者”就是北方人“贼”字的音。

解读:这是很罕见的涉及具体读音的记录,验证了 者 的传统读音。现在许多上海人将者读为入声,念如 只,而在传统上,者念如 斩tse,如此才与北方的贼 tsei 音接近。

http://wu-chinese.com/bbs/xwb/images/bgimg/icon_logo.png 该贴已经同步到 吴人的微博

mandarin 发表于 2012-1-31 20:34:42

陈存仁已经很搞笑了,解读更加吃不消

热度 发表于 2012-2-2 20:50:59

有趣,當年有交關人聽弗懂:givetome:藍京話

mandarin 发表于 2012-2-3 18:36:41

《申报》别琴(pidgin)竹枝词:

尊崇西席曰低遮(teacher),吩咐家僮速备茶。申话不如京话好,南京土白更堪嘉。

乌程仔 发表于 2012-2-3 21:33:23

章太炎老师讲的一口杭州话。但他并不是杭州人,而是余杭县仓泉镇人。

仓前

z200052 发表于 2012-2-6 13:45:52

本帖最后由 z200052 于 2012-2-6 13:46 编辑

《皇后医学丛书》
?

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2-2-6 23:45:47

热度 发表于 2012-2-2 20:50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有趣,當年有交關人聽弗懂藍京話

Tigau. 狼京话。

mandarin 发表于 2012-2-7 10:41:08

文读吧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Sirkem】从陈存仁《银元时代生活史》看上世纪20-30年代江南语言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