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1-12-8 01:33:09

宁波的‘一’+量词特殊变调

我以为我对宁波北部的声调有了足够的了解,单字本调、多字本调,前驱式连调、后缀式连调,小称变调、泛小称变调等等不一而足(我自行归纳的这些规律待以后有机会再介绍),不觉心中飘飘然。但是前几日突然新想到‘一’+量词这一类调式,却发现如何建模都解释不了,于是倍感挫败。不知是否有高人能解释其来由。
宁波的阴入起式两字调是H+M同阴去起式,或有个别H+L同阴上起式,分化条件尚不明确。如‘一字’īhzy(H+M),‘一月’íhyuh(H+L)。但是后接量词时,‘一~’变M+X同阴平起式,而且下字的X似乎和声调有关系,这是和阴平起式不一样的:
阴平单用hL,此处M+mh,如‘分根封家间杯包堆圈’等(另有‘块’阴去属此类);
阴上单用mH,此处M+hl,如‘口种碗点把本朵盏股’等;
阴去单用hM,此处还是M+hM,如‘串套记扇吊’等。
阴去还算正常。但是阴平上怎么正好倒过来了?当然以上资料凭的都是个人的语感,有支持或怀疑的也可以提出。以上的HML分别表示高中低调位(X表示不定的调位),如hl表示全降、mh表示中升等等以此类推;大小写的区别暂且可以不去管它。

benojan 发表于 2011-12-8 10:31:21

小称变调???

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1-12-8 12:33:49

benojan 发表于 2011-12-8 10:31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小称变调???

看来不是的。宁波的(泛)小称变调都是升调,即末字一律是mH或lH,而且据我观察根据不同的语法结构有五花八门的限制条件,有的对字数有限制,有的对本调有限制等等等等。这里的下字平声形式上是符合(泛)小称变调的,本来我也很高兴地这么想,但是前几天偶然念到了几个下字上声的,顿时大惊失色——无论哪种调式下字上声的都不会是hl,这是绝无仅有的例外。更气人下字去声的居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在一边保持中立粉饰太平。

liaojianle 发表于 2011-12-8 13:32:59


小称变调???

寒寒豆 发表于 2011-12-10 05:11:06

数词+量词变调有特殊性,这类词不合连读主流规律,表现有:
1、数词从1到10,尽量表现出更多的连读模式,保持区分度;
2、有后重式成分的方言,数词+量词变调也尽量倾向前重模式,而且满足1,这样,兼有前重、后重的方言(其实是大部分吴语,乡野吴语),数词+量词变调往往演化成横向一致,纵向多样的模式,比如同一个数词,后面加任何量词都是一个调(而原方言变调模式并非如此),而只要一改数词,马上就变。(连读变调简并厉害的大城市方言,比如前字定调后字不起作用的,可能无法体会2)
各地连读变调情况复杂,需要更多对比和总结。

原因也许可能是,出于语言区分的要求。
数词+量词属于高频用语,买菜问个价,回个话,需要清楚明了,不能含糊,其连读演化模式成了“有规律的例外”,(连读变调,有很多例外出于交流区分的要求产生),像苏州话,这种规律是非常明显的,8种声调起首字,简并成5种连读声调,但数词+量词连读调,仍保留7种;乡下更明显,主流连读变调有较多后重式成分,但在数词+量词那里都被吃掉了,转成对前数字敏感的形式。楼主“一”的情况,可能也是此现象的反映。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宁波的‘一’+量词特殊变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