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1-10-11 22:07:03

倒胃口的‘料’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1-10-22 18:02 编辑

元宵节煮汤团吃,出锅时妈说“Liauzoh去dou来”。我虽然知道此liauzoh大概指的是‘撩’(捞)汤团的‘勺’,但看过字典里写‘料勺’是舀粪肥的工具,听了还是恶心不已。我妈平时做菜加主料和调料都说‘料’(仗着自己不懂农事,白白地装无辜?),你就不能说‘料理’吗?‘料’,‘肥’bi也。
——————
啊呀,我有必要声明一点,宁波话里并没有“‘撩’东西的‘勺’”的专称。这是我妈临时的说法,只要我猜得到什么意思就好而已。下面不知多少人会错意了。——shenyileirob,2011-10-22

吴人 发表于 2011-10-11 23:01:07

未必舀粪肥,水也是可以的,我们叫 撩勺,和 料勺连调不同。

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1-10-11 23:34:42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2-3-30 17:06 编辑

吴人 发表于 2011-10-11 23:01 http://wu-chinese.com/bbs/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未必舀粪肥,水也是可以的,我们叫 撩勺,和 料勺连调不同。

问题是宁波上字阳上去不分的,你说ontson不ontson?人家自己还一点也没deuda的。
——————
阳上去,当为‘阳平去’。——shenyileirob,2012-03-30

dorp 发表于 2011-10-12 09:18:58

樓主碑碣。我許舀糞肥个講仔「糞勺」fen-zoh或者「肥勺」bi-zoh。
舀水个有一種「水勺ㄦ」shiu-zaonr。
舀飯許物事便是「舀/飯舀」iau/vae-iau爻。

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1-10-12 23:38:23

dorp 发表于 2011-10-12 09:18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樓主碑碣。我許舀糞肥个講仔「糞勺」fen-zoh或者「肥勺」bi-zoh。
舀水个有一種「水勺ㄦ」shiu-zaonr。
舀 ...

水中取物为‘撩’,想必(不过也仅仅是“想必”)各地皆同。
不知道“碑碣”是什么意思?不才。

苦露酷亿 发表于 2011-10-13 15:14:41

我处也是用liau

寒寒豆 发表于 2011-10-20 11:47:19

家里灶上舀水药汤的有济勺和广勺。
还有一把清洗抹布的拗勺。

宁北宁 发表于 2011-10-20 12:11:31

宁波城里没听过“撩勺”这个词。

北仑方言词典和镇海话词典也没有记录。

这大概是鄞县哪个地方的话。

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1-10-20 17:15:35

本帖最后由 shenyileirob 于 2011-10-20 17:17 编辑

宁北宁 发表于 2011-10-20 12:11 http://wu-chinese.com/bbs/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宁波城里没听过“撩勺”这个词。

北仑方言词典和镇海话词典也没有记录。


我妈临时造的,上面暗示过。因为谐音的缘故,宁波甬城附近也不会有地方真正这么说,否则是故意恶心自己了。

宁北宁 发表于 2011-10-20 17:31:22

“撩”字的想象空间太大,很多义项都跟不太好的东西关联在一起。

想想“撩菜”,这个就不说了。。魔都这里山上的人天天用:-)

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1-10-20 17:39:29

宁北宁 发表于 2011-10-20 17:31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撩”字的想象空间太大,很多义项都跟不太好的东西关联在一起。

想想“撩菜”,这个就不说了。。魔都这里 ...

某些可能引起他人过度联想的修辞,不是必要的就尽量避免吧。我见过那两个字在别处如何演化为了一场群架(更准确地是一对多)的,我们当然也绝对不想步其后尘。

宁北宁 发表于 2011-10-20 18:36:30

撩菜之类的词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至于么

z200052 发表于 2011-10-22 17:02:38

在上海,盛汤团可以用漏勺,或者就用普通汤勺,没有“料勺”这样的厨具。也就没有这种歧义了。
“料”,在上海,可以指调味品或食品的原材料。施肥,只在“肥料”这里提及“料”,郊区过去要么干脆说“粪”、“肥”,要么说“塮”。撒塮不用工具,直接用手撒,撒过以后,手上余“香”数日不绝。

热度 发表于 2011-10-23 20:01:55

直接用飯鍬麼好唻,弗會“齆腫”了:satisfied:

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1-10-23 21:52:31

热度 发表于 2011-10-23 20:01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直接用飯鍬麼好唻,弗會“齆腫”了

平的。盛汤团哪,当然用勺子。

热度 发表于 2011-10-24 19:28:03

我屋裏的老飯鍬帶弧度,像“司南”

fay 发表于 2011-10-30 14:07:02

本帖最后由 fay 于 2011-10-30 14:12 编辑

我们长兴烧菜也是放“浇料”,话说安吉和苏南有些地方“浇料”是指浇粪:plotting:更让我恶心的是,我们长兴还有嘉兴把团子的儿语说成“pa pa”,小时候说“吃pa pa”说得多么开心啊,长大后发现好多地方竟然是便便的意思!!前几天在城里听到一外地大人和小孩在说“屙粑粑”真是相当吐血啊。。。:L:puke:



ps:那个很恶心的勺我处叫“粪勺”。。。

dorp 发表于 2012-3-25 15:01:56

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1-10-12 23:38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水中取物为‘撩’,想必(不过也仅仅是“想必”)各地皆同。
不知道“碑碣”是什么意思?不才。 ...

「碑碣」便是 杯具。吳語略諧音。

tjm1068 发表于 2012-3-29 11:27:27

我处 料勺只能是用来舀粪的。
舀水的叫 铜勺汤勺

苦露酷亿 发表于 2012-3-30 14:49:12

fay 发表于 2011-10-30 14:07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我们长兴烧菜也是放“浇料”,话说安吉和苏南有些地方“浇料”是指浇粪更让我恶心的是,我们长兴 ...

papa啊。。不好意思。。我喷了。。。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倒胃口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