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人 发表于 2011-10-5 22:13:05

【宁波晚报】宁波老话亲属称谓趣谈(组图)

2011-09-18                           http://img1.cache.netease.com/catchpic/0/05/058D08174054FD65699A4FC960959ABB.jp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atchpic/B/B8/B86132CF9308CA462500D831E2C6E8C1.jp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atchpic/7/72/725B68991037E97B7E49F2F4FA805C85.jp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atchpic/C/C4/C4F77509047FEF41D7532B3DDC5DEDCD.jp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atchpic/1/11/11E236D6E4D6332EF09C1D4FED3378ED.jpg目前出版的有关宁波方言的部分书籍http://img1.cache.netease.com/catchpic/6/6B/6B9CCB3FA11CE188BED9D8674006FEC7.jpg
  主讲人:周志锋
教授,浙江省语言学会副会长,宁波大学学报编辑部主任。主要研究文字训诂,旁及宁波方言。方言研究成果有:与师友合作出版《阿拉宁波话》《宁波方言词典》《北仑方言》等著作,另有新著《周志锋解说宁波话》即将出版。曾被评为浙江省高校中青年学科带头人、宁波市有突出贡献科技工作者、宁波市高校名教师。

吉常宏先生在《正确使用称谓词》(《汉语称谓大词典》代序》)一文中说:“汉语称谓词之多之繁,是任何一种语言所少见的。”亲属称谓是汉语称谓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的亲属称谓各不相同,汉语亲属称谓词之多之繁,也是非常少见的。本文拟以口语为依据,对宁波大市范围内主要亲属称谓作一番粗略的考察。

家庭成员的称谓

父亲:通称阿爸(爸读入声,音百,有人写作阿伯)、阿爹、爹爹、爸爸;象山比较特殊,叫阿大或大大(大文读,音埭)。父亲叫大,于古有之,明沈榜《宛署杂记·民风二》:“父曰爹,又曰别,又曰大。”
母亲:通称阿姆、姆妈;奉化、余姚也叫姆嬷,余姚马渚又叫唔娘(唔读五清音);鄞州西乡叫嬷;北仑柴桥、郭巨一带过去叫媪(音窝)。
丈夫:通称老公,又叫男人,老年女性称自己丈夫多叫老头;宁海、象山以及余姚过去叫老官(又写作老倌)。老官指称丈夫,西南官话如云南永胜、楚雄话,徽语如绩溪话,吴语如无锡、常州、江阴、宜兴、温岭、黄岩、天台、仙居、三门话等均有之。
妻子:通称老婆,又叫女人,老年男性称自己妻子多叫老太婆。宁波市区、镇海、北仑西部叫老(音浓),北仑东部、慈溪、余姚叫老人,鄞州、奉化老、老人两说都有;象山叫,宁海叫内客,余姚也叫老嬷,过去又叫里头。“老人”晚清小说有用例,陆士谔《新上海》第三十九回:“阿拉兄弟在行里做时光,外国人与其非凡要好。有一朝,外国人问其老人有没有,阿拉兄弟回老人还没有抬过。外国人说,只要服事得我舒服,我拕出洋钱来替你抬一个老人。”又,“内客”说法最具特色(诸暨、寿昌也有这种叫法。嘉善、平湖则把丈夫叫男客),据说有位外地客人到宁海,主人让他猜猜“内客”是什么意思,他认真思考了半天回答说:“内客就是卧底。”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祖父:通称阿爷,余姚、宁海、慈溪西部、鄞州西乡等又叫爷爷;慈溪东部叫公公,象山又叫阿公。
祖母:通称阿娘,余姚、宁海、慈溪西部、鄞州西乡等又叫娘娘;象山、慈溪东部叫阿婆(音菩)。
公公:面称随丈夫,叙称阿公、阿公老头;宁海、象山等叫公。
婆婆:面称随丈夫,叙称阿婆;宁海、象山等叫婆,鄞州东南部又叫阿婆娘。
岳父:面称随妻子,叙称丈人、丈人阿爸、丈人老头。
岳母:面称随妻子,叙称丈姆、丈姆娘、丈姆老太婆。
哥哥:通称阿哥;余姚、慈溪又叫阿滚(滚为哥之儿化音变)。
弟弟:通称阿弟;余姚、慈溪又叫阿腾(腾为弟之儿化音变)。
姐姐:通称阿姐;余姚、奉化叫阿姊;北仑旧称也叫阿姊(音几)。
妹妹:通称阿妹;北仑、宁海等叫妹;余姚马渚叫阿明(明为妹之儿化音变)。

亲戚的称谓
伯父:通称浜浜、阿浜(浜为伯之儿化音变),宁波市区、鄞州、镇海、北仑等都叫浜浜或阿浜;象山阿伯、阿浜两说都有;奉化、宁海、慈溪东部叫伯伯,如大伯、二伯、大伯伯、二伯伯;宁海又叫大阿伯;余姚城区叫爹,如大爹、二爹;余姚梁弄叫大爹、阿伯,丈亭叫老伯;余姚城区、慈溪西部等又叫伯浜。
伯母:通称阿姆;余姚城区叫大嬷,马渚叫大唔娘;慈溪东部叫大姆妈。
叔父:通称阿宋(宋为叔之儿化音变),宁波市区、鄞州、镇海、北仑、慈溪等都叫阿宋;奉化叫叔叔,宁海阿叔、阿宋两说都有;余姚城区、慈溪西部及宁海部分地区又叫叔宋;象山泗洲头叫大大(音埭埭。定海也叫大大),如大大(音舵埭,大叔叔)、定大(定即“第二”合音,二叔叔)、小大(小叔叔);镇海旧称阿大。
叔母:通称阿婶;余姚城区、慈溪西部叫室婶;余姚马渚叫小唔娘;象山最有特色,叫阿世。
姑父:通称姑丈;慈溪叫大爹、姑夫;余姚城区叫姑爹,梁弄叫伯伯,丈亭叫姑夫。
姑母:有两种情况,一是不分比父亲大还是小,如象山叫娘、娘娘或阿娘,宁海叫唔娘或阿娘,慈溪东部叫阿姑或娘娘(娘均读清音);余姚城区、慈溪西部叫阿伯(嘉兴、嘉善也叫阿伯)。二是分大小,如宁波市区、慈溪浒山、鄞州、北仑、奉化等大于父亲的叫嬷嬷或姑嬷,小于父亲的叫阿姑。象山还可以叫姑娘(多用于叙称)。姑母称作姑娘,浙江开化、江山、新昌、丽水、黄岩、乐清等都这么叫,且于古有证,元无名氏《刘弘嫁婢》第一折:“我辞别了姑夫姑娘,我就出去了。”
舅父:通称舅舅,也叫阿舅。象山、宁海等叫娘舅。
舅母:通称舅姆;象山、宁海叫娘舅姆。
姨父:通称姨爹、姨丈;慈溪东部母亲的姐夫叫伯伯,母亲的妹夫叫姨爹。
姨母:也有两种情况,一是不分比母亲大还是小,如象山、宁海、慈溪浒山等叫姨娘;余姚城区、慈溪西部与姑母叫法相同,叫阿伯。二是分大小,如宁波市区、鄞州、北仑、奉化、慈溪东部等大于母亲的叫姨嬷、嬷嬷、姨娘、姆妈,小于母亲的叫阿姨。
儿媳:通称新妇;奉化、象山又叫新炉(炉疑为妇之音变)。
女婿:通称女婿;象山、宁海叫子丈。赘婿叫进舍女婿、入赘女婿或上门女婿,宁海叫表哥。
连襟:通称连襟;北仑叫姨丈,连襟俩叫两姨丈。
妯娌:通称妯娌;宁海等叫叔伯姆;宁波市区、鄞州、北仑、象山等叫叔浜姆,妯娌俩则叫两叔浜姆(浜为伯之儿化音变)。

以上称谓词如果读音比较特殊的,或随文注音说明,或径用同音字记录。此外,还有一些音变现象这里一并交代:一是“阿”的读法。宁海读作“鞋”,如鞋公、鞋婆、鞋爸、鞋叔、鞋婶、鞋哥等;江北慈城、余姚丈亭、慈溪龙山一带多读作“奥”,如奥宋、奥婶、奥姑、奥舅、奥姨等。二是“舅姆”之“舅”的读法。鄞州西乡、余姚、慈溪大多读作“其”,即舅姆读成其姆。

各地亲属称谓的复杂性与变异
事实上,宁波大市亲属称谓非常复杂,同一个县(市)区,甚至同一个乡、镇内部差异也很大,要彻底弄清楚,需要作专题研究。

亲属称谓复杂性是就不同地区的历时考察而言的,如果单就同一地区作共时考察,我们就会发现,每个地方的亲属称谓都自成系统,井然不紊。比如,余姚、慈溪许多地方姑母、姨母都叫阿伯,宁波人听起来很新奇,因为宁波父亲叫阿爸(音阿伯)。但在当地不会相混,当地把父亲叫做阿爹或爹爹;余姚丈亭父亲叫阿伯,于是就把姑母叫做姆嬷、阿姑,姨母叫做姆嬷、阿姨。总之,每个方言内部,亲属称谓都有合理的安排,不会出现缺漏或混淆的情况。

亲属称谓也是随着社会而发展变化的。表现在:一、陈旧叫法被淘汰。如北仑东部过去母亲叫媪(音窝),因为与粪便义的“屙”读音相近,为避忌,现在已经不这样叫了;镇海旧称叔叔为阿大,现在很少有人这样叫了;宁海、象山、余姚过去丈夫叫老官,现在年轻人大多改叫老公了。

二、传统叫法被突破。如我妻子姐姐的儿子称我为阿舅,我妻子妹妹的女儿称我为伯伯,按照老的叫法应该是姨爹或姨丈。现在很多人都不太讲究称谓规范,我们已经很难从称呼上判断双方的关系了。


三、向普通话靠拢。这是方言亲属称谓发展演变的总趋势。吴语亲属称谓词最大特征是使用词头“阿”,如阿爷、阿爸、阿叔、阿姑、阿哥、阿姐,随着普通话的普及,现在年轻人更加喜欢使用普通话叠音词了,如爷爷、爸爸、叔叔、姑姑、哥哥、姐姐。
亲属称谓词的繁荣是建立在家族人丁兴旺基础上的,国家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以后,许多家庭只有一个孩子,原本繁琐的亲属称谓就有许多用不上了;加上近二三十年来亲属称谓变化较大,以至于有些称呼渐渐被淡忘了。据笔者初步观察,大致四十岁以上的人对宁波传统亲属称谓比较熟悉;四十岁以下的人对有些称呼已经模糊了。
撰写本文时,曾请教过许多同学、同事和学生,对他们表示衷心感谢!




http://wu-chinese.com/bbs/xwb/images/bgimg/icon_logo.png 该贴已经同步到 吴人的微博

胶水 发表于 2011-10-5 22:23:57

文中提到的称谓8、90%我都很亲切。个别不知道。

goon 发表于 2011-10-9 19:54:00

老人口里父亲唤“pang”

春山 发表于 2011-10-9 20:34:47

pang是爸、伯儿化音,新派听不太到了。

岭峰野客 发表于 2011-11-14 16:40:27

象山也是阿爹、阿爸占了多数,当然会有少数特殊的,

寒寒豆 发表于 2011-11-16 18:31:52

爸爸,吴语乡下一般叫“阿伯”,城里叫“爹爹”比较常见。

寒寒豆 发表于 2011-11-16 18:32:26

妈妈,苏州乡下叫m me,恐怕比较另类的哈。

热度 发表于 2011-11-16 20:21:04

上海本地有些地方口音好像也是話mme的。浦東像煞是aq me niang

热度 发表于 2011-11-16 20:28:38

交關儕聽到過,久遠的親切,屋落老人的餘音

寒寒豆 发表于 2011-11-17 00:43:04

热度 发表于 2011-11-16 20:21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上海本地有些地方口音好像也是話mme的。浦東像煞是aq me niang

好的,看来m me是很底层的啊。

岭峰野客 发表于 2011-11-18 23:03:07

寒寒豆 发表于 2011-11-16 18:32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妈妈,苏州乡下叫m me,恐怕比较另类的哈。

m me,这个不另类,早期越剧里就是m me的,现在我们那里还有不少人这么叫的,我就是这么叫的,我妈妈也这么叫我外婆,音类似“姆嬷”

是的,写阿爸,其实音就是阿伯,如果有伯父在,还真不好分,呵呵,同音同字不同意,但叫了2人。

benojan 发表于 2011-11-19 16:42:30

台州背称父亲【伯ㄦ】,乃「伯」小称而来。

寒寒豆 发表于 2011-11-20 04:40:10

岭峰野客 发表于 2011-11-18 23:03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m me,这个不另类,早期越剧里就是m me的,现在我们那里还有不少人这么叫的,我就是这么叫的,我妈妈也这 ...

请问岭峰野客家乡哪里?

岭峰野客 发表于 2011-11-21 15:12:22

家乡:象山东北角落头

寒寒豆 发表于 2011-11-21 18:10:53

岭峰野客 发表于 2011-11-21 15:12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家乡:象山东北角落头

好的,终于找到知音啊

岭峰野客 发表于 2011-11-21 22:26:55

谢谢这么讲,能用自己的乡音来跟同个文化圈的朋友对话,那是一种幸福,这是我在背井离乡的几年里的亲身体会!,每每听越剧、听张学友的《楚歌》里的“乡音,我愿听,家里酒,我愿能尝”,思乡之情不由言表。

但在上海读书的几年就没背井离乡的感觉,甚至还有在家乡的感觉

岭峰野客 发表于 2011-11-21 22:40:10

我记起来了,应该是老版的《九斤姑娘》里面有讴“姆嬷”(妈妈)的,所以本人推断,现在嵊州一带或者附近一些乡镇,应该也有类似讴法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宁波晚报】宁波老话亲属称谓趣谈(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