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户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558|回复: 29

[语音] 从中古汉语到老派苏州话知庄章三组声母演变过程的推想 [复制链接]

超级版主

芙蓉杨树侯

Rank: 8Rank: 8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09-9-10 19:50: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双相障碍 于 2009-9-12 15:01 编辑

老派苏州话有卷舌音,对应中古知庄章三组声母的一部分字,去掉少数例外字外,范围大致为章组除假摄、止摄及祭韵的合口文读和阳韵跟梗摄的白读,知庄组二等江摄,庄组三等宕摄,知组三等除止摄及祭韵的合口文读。由以上分布可以看出,大体而言,知照二为一类,多读平舌;知照三为一类,多读卷舌。这种分布情况应该和历史上的三等有密切联系。下面从中古汉语出发对进行分析。
       中古汉语庄组既有二等也有三等,三等是有i作介音或主元音的,但是中古汉语庄组声母为卷舌音或舌叶音。因此在很早的时候,庄组三等就失落了i,知组二等自然也是没有i介音的。两者读音逐渐接近最后混同,形成了新的一组卷舌声母。而与此同时知章三等合并为一类,具体音值不详,比较可能的是舌叶音或舌面音。
       后来的某个时代,苏州话不带i的卷舌声母平舌化,混同于精组,而带i的那组声母演变成新的卷舌音,填补了旧有卷舌音消失带来的空位。同时在卷舌音的作用下i最终消失,形成老派苏州话的格局。
对系统性例外的尝试性解释:
1、宕江摄
这两摄均为后低元音,故而保持了声母的卷舌色彩。(但亦有其他可能,详见第三条)
2、章组假摄、知章止摄合口文读、章组梗摄白读
章组假摄在苏州话里读o,同麻二读音。苏州话麻二的o是由a高化而来,而精组麻三读ia,并不高化,联系这类字在无锡读zha,常州读za,有理由推测苏州话章组麻三在比较早的时候就失去了i介音,因此后来的演变就如同知照二了。至于i为何消失。我猜想可能是由于中古汉语的a是个极前的元音,而早期吴语保留了这个音值,再加上知章三的声母当时可能已经有舌叶以至卷舌色彩,在二者的共同影响下i介音就消失了。
至于止摄合口及祭韵文读,大体的原理是一致的,这些韵的共同特征就是主元音在中古后期都既前又高,在异化作用下,合口介音中的i成分消失,故而也混入了知照二。而少数字老派苏州话白读翘舌声母配圆唇舌尖元音。大概是因为历史上发生过换位音变,由/iui/变成/iiu/进而变为/iu/,其后按照知照三的一般模式演变,这种换位音变可能也是苏州话“鬼”等字白读的来源。
章组梗摄白读主要涉及清昔两韵,考虑到两韵的主元音皆很前,应是早早将i介音排斥掉混入梗摄二等了。
3、章组阳韵白读
这一组字相当特殊,文读翘舌前a,白读平舌后a。文读合乎一般规律而白读较为特异,比较简单的作法是把白读音看作外来影响的结果,但是这样仍然要面对为何知组不受影响的问题。前面提到宕江摄的在老派苏州话中保持卷舌,因此如果章组阳韵白读也是苏州的本土成分的话那么平舌化发生的时候知照二宕江摄的读音和章组阳韵应有不同。同音的前提下发生词汇扩散的可能性理论上是有的,毕竟章组只有一部分平舌化本身就是词汇扩散的特征,但是何以不涉及照二宕江摄就难以解释了;前文已述,该项文白异读也不涉及知组。综合考虑,有一定可能性的一种途径是:章组阳韵因元音偏前和中古声母为锐音的缘故,在原始吴语中韵母为iaon,和知组阳韵的ian分道扬镳。在这个阶段,照二宕江摄韵母的u介音还在,读-uaon,而梗摄是卷舌声母配an。后来,在i介音失去后部分卷舌配后a的组合失去卷舌色彩形成平舌后a的白读。载后来u介音的失去形成的推力将原有的卷舌声母后的aon推前为an,形成老派苏州话的格局。如果这种看法成立,则保住知照二宕江两摄卷舌音的应该是u介音。与之相配的入声并没有这样上规模的文白异读,《一百年前的苏州话》里面也找不出例子,但“勺”字在当代苏州读zoh,而在无锡乡下读zhah,跟“勺”本是同音字的“芍”《一百年前的苏州话》中亦读zhah,可能是这种文白异读在入声药韵中的反映。
另有一些零星的例外:
是、墅、纸:该卷而读平,应该是常用字的不规则音变,无锡乡下还有读卷舌的。
刷、耍、闩:该平而读卷,可能确为其他方言影响导致,无锡乡下前两字读平舌。

参考资料:
丁邦新《一百年前的苏州话》
杨耐思《中原音韵音系》
姬远清、dorp提供的语料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开户

Rank: 6Rank: 6

母语
衢州城里话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09-9-10 21:43:25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想借由此帖顺便问几个问题,下面几组字在我处已经从老派的翘舌完全变成了平舌,现在的音系里,已经没有shei/shau/sheu这类的音,谁能分析一下是什么原因?

支/脂韵的三等合口字
效摄字
流摄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母语
衢州城里话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09-9-11 10:44:13 |显示全部楼层
吴尖团不是讲要分析苏州话的翘舌么?我等了几年了也没等出个回复来渠讲。。。。

使用道具 举报

超级版主

芙蓉杨树侯

Rank: 8Rank: 8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09-9-11 15:11:07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我代工下啦。

使用道具 举报

超级版主

芙蓉杨树侯

Rank: 8Rank: 8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09-9-11 20:44:3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双相障碍 于 2009-9-11 21:46 编辑

补充一下对无锡翘舌音格局的看法:
根据姬远清提供的无锡平翘分布资料,大体上仍然可以用上述苏州的模式解释。以下几点略有区别:
1、无锡章组麻三本土层次读翘舌,韵母也不高化,如社读zha,可解释为无锡章组麻三i介音消失晚,因此保持住了声母的翘舌色彩与主元音的低舌位。
2、无锡知照二宕江摄也读平舌,原因推测为苏州话这两摄维持声母翘舌色彩的机理在无锡不起作用所致,如果采信起作用的是u介音,也有可能u介音消失后无锡比苏州先行一步,配aon韵的卷舌声母平舌化。
3、无锡知照三通摄无卷舌,机理大体应和苏州那些配知照三却不卷舌的韵摄类似。
4、无锡章组阳韵非常整齐,只有对应苏州文读的卷舌读法。
5、无锡少量知章三等字声母为舌面音,流摄字尤其明显,可能是流摄主元音本身的后元音音质凸显了i介音,导致i介音迟迟不消失,并最终使得这些字在见组颚化后与见组流摄三等字合并,其他摄零零星星也有这种现象。这样的模式在毗陵小片除武进外的各县或多或少都有体现,所辖字的音韵地位却不尽相同。无锡虽不属毗陵小片,却也是苏常过渡地区,因此至少在毗陵小片中知章三等的i介音消失得相当晚,是在各地分化以后才分别进行的独立音变。有意思的是,常州府的首县武进i却消失得非常彻底,截至目前我没有发现上述模式的痕迹(保留i的某些零星例子如“拾”读zih由于声母为尖音所以应该属于不同层次)。
6、其他不同多是零星散字,无甚规律。

参考资料:
赵元任《现代吴语研究》
吴音小字典无锡老派话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母语
衢州城里话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09-9-11 22:56:00 |显示全部楼层
彰彰索性畀标题改成吴语翘舌演变过程推想好来。。。。

使用道具 举报

超级版主

芙蓉杨树侯

Rank: 8Rank: 8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09-9-12 14:31:26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才分析了两个点嘛,等到点多点再改不迟。

使用道具 举报

超级版主

芙蓉杨树侯

Rank: 8Rank: 8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09-9-12 16:07: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双相障碍 于 2009-9-13 09:02 编辑

上海常州:
沪常两地中古知章庄三组辖字现今都读ts组声母,但是三等字今音中原有的齐齿成分大多消失,再加上常州乡下还有部分乡镇保留卷舌音,因此可以推测卷舌音历史上存在过,两地也经历过如老派苏州或无锡那样的阶段。
松江话知章遇摄(如主)读尖音配撮口呼,例如“主”读tsiu。温州最老派也有类似现象。有的地区某些韵摄也会有少数几个独字这样读,如常州“拾”zih,“尿”siu。从舌面/舌叶音配细音转化为舌尖配细音虽然并不是很自然,但是也不是没发生过,譬如著名的女国音。法语历史上的颚化亦有人认为过程为k->ch->ts->s-。
此外,松江这种情况也可能是因为现在的这些iu是圆唇舌尖元音yu低化生成。虽然汉语语音史上高化是主流,但是舌尖元音退回高元音的例子还是有的(广州话)。
松江水读sy(白),所以和很多地方不同,水暑不同音,即知章止摄合口白读和遇摄不同音。这个sy早期应该是圆唇的syu。演变路径可能如附图所示:

参考资料:
张源潜《松江方言志》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开户

使用道具 举报

超级版主

キレネンコ

Rank: 8Rank: 8

母语
Ngese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09-9-13 13:22:51 |显示全部楼层
鼓掌,好文,學習。
守望颱風

使用道具 举报

Celebrity

江北特办大使

Rank: 6Rank: 6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09-9-15 12:23:4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夷州海客 于 2009-9-16 12:23 编辑

跟风先来个靖江的,靖江见组细音也读舌面,部分韵(如:真、谆、阳)依靠韵母形成与章组的对立
1、假摄
庄、知二 so
章、知三 shia(另外字:车tsho)
2、宕江摄
庄、知二 shiuaon
章、知三 shiaen(擦音变为 haen)
3、通流效遇摄
庄、知二 son、seu、sau、su
知三、章 shion、shieu、shiau、shiu
4、咸山摄
庄、知二 saen、saen
章、知三 shioen、shioen
5、曾梗臻深摄
庄、知二 sen、shiuen
章、知三 shien、shiuen
6、止蟹摄
庄、知二 sae(sy)、shiuae
章、知三 sy、shiue

总体来说,一般
庄、知二 不读舌面,另外为 宕江摄、臻摄合口、止蟹摄合口
章、知三 读舌面,另外为 止蟹摄三等开口、车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5Rank: 5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发表于 2009-9-15 13:47:2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euenglishman 于 2009-9-15 14:28 编辑
我也想借由此帖顺便问几个问题,下面几组字在我处已经从老派的翘舌完全变成了平舌,现在的音系里,已经没有shei/shau/sheu这类的音,谁能分析一下是什么原因?

支/脂韵的三等合口字
效摄字
流摄字 ...
Salomé 发表于 2009-9-10 21:43

这种问提不值得讨论。这根本没有突破语音演变理论的框架,只要音变是由条件的就行。以上两个音变(只有两个,没有第三个,第三个是另外一条不相干的音变造成的)用生成主义的观点来看无非就是[+龈后]>[-龈后]/____[+后位性][-高位性][-低位性],其实那就是一种同化现象。音变时哪个在前哪个在后要搞清楚。[+后位性][+音节性][+滑动]>[-后位性][+音节性][+滑动]/[-后位性][-音节性]___要早于[+龈后]>[-龈后]/____[+后位性][-高位性][-低位性]。说穿了也是一种同化现象,韵母的[+后位性]特征被声母的[-后位性]特征同化了。就好像蒙古人讲话词根的元音的舌位总要和词缀的元音保持一致。
另外你得搞清楚《切韵》的塞擦音是三套,而不是36字母里面的两套。36字母属于宋朝人胡说八道的东西,既不符合唐代语音,也不符合宋代语音。如果是两套就无法解释上海话 楚tshu 为什么不和 处tshɹ同音了,只有3套才能解决问题,而反切研究显示《切韵》的塞擦音也的确是3套。要是像夷州海客那样认为庄组只有二等,那就等同于认为塞擦音只有两套,结果很多问题就无法解释了。
苏州话卷舌音的范围也没什么值得讨论的。讨论这种问题的人,思想还停留在19世纪以前,那个时代语言学尚未发端,人们还没认识到语言的意义。对于语言,只有归纳是正确的做法,企图把古代语言同现代语言联系起来进行演绎,基本上是要出重大作错误的。实际情况是,那里面大多数字是可以自由变读的。世界上绝没有整齐化一的事情,任何系统都不仅仅是上一个系统的继承,所以瑞士人日叶龙说过,每个词都有它的历史。讨论问题的前提是调查,不是演绎。对于任何系统,都不是拍脑瓜想出来的,他们本身就存在。演绎得不到正确的东西,调查才是比较的基础。
像北京话卷舌音的分布远远比苏州话复杂,如果不分成几个层次,用演绎方法无论如何也讲不清楚,要是认为北京话的卷舌音分布和《切韵》里的三套塞擦音里的两套塞擦音是简单对应关系,那就太愚蠢了,好像有人说“于”和“余”是同音的一样。但是南京话的分布比北京话清楚。
养在灶脚好扒灰
iàng zái záo jiô hào pâ huēi e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母语
衢州城里话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09-9-16 03:16:11 |显示全部楼层
小琐匙真是把方法论运用地炉火纯青。。。。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5Rank: 5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发表于 2009-9-16 09:27:28 |显示全部楼层
那种问题本来就不值得讨论,1870以后再讨论这种问题的只能是业余水平,1970年代末生成音系学成熟以后连音标可以省掉,用一组SPE特征即可表示音韵现象。
养在灶脚好扒灰
iàng zái záo jiô hào pâ huēi e

使用道具 举报

超级版主

芙蓉杨树侯

Rank: 8Rank: 8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09-9-16 10:56:56 |显示全部楼层
常熟:
常熟的卷舌音跟苏锡相比范围稍大,但是大体演变路径一致,无非是某些韵摄保卷舌的能力更强而已。另常熟乡下不少地方知章三读舌面音,可能代表稍早些的状态。

使用道具 举报

Celebrity

江北特办大使

Rank: 6Rank: 6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09-9-16 12:20:09 |显示全部楼层
常熟:
常熟的卷舌音跟苏锡相比范围稍大,但是大体演变路径一致,无非是某些韵摄保卷舌的能力更强而已。另常熟乡下不少地方知章三读舌面音,可能代表稍早些的状态。 ...
双相障碍 发表于 2009-9-16 10:56


演变路径一样?? 是指现在的实际分裂情况跟苏锡一样?
问题是 苏锡 不一样的说。。。

(10楼)靖江的那种情况跟常州乡下读舌面的一样么?或者是常熟?

使用道具 举报

超级版主

芙蓉杨树侯

Rank: 8Rank: 8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09-9-17 10:36:39 |显示全部楼层
演变路径一样?? 是指现在的实际分裂情况跟苏锡一样?
问题是 苏锡 不一样的说。。。

(10楼)靖江的那种情况跟常州乡下读舌面的一样么?或者是常熟? ...
夷州海客 发表于 2009-9-16 12:20

已经说了啊,范围还要大一些,不过大体演变过程应该是一样的。就像苏锡虽然结果上略有小参差但演变的总体途径不会有大差别。
靖江舌面音情况根据《现吴》范围和其他县都是不一致的。

使用道具 举报

超级版主

浙东沿海马鲛鱼

Rank: 8Rank: 8

母语
宁波城区东郊混杂腔

2010最佳新手勋章

发表于 2011-3-8 16:35:18 |显示全部楼层
借帖问问题。。。

为神马宁波的流摄和效摄字,只要普通话是翘舌音的,宁波都变成了舌面音?

绍zhiau(上海zau)、烧shiau(上海sau)、臭chieu(上海tsheu)、周cieu(上海tseu)。。。。。

只要普通话是翘舌的,宁波无一例外是舌面,是翘舌残留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11-3-11 12:06:30 |显示全部楼层
頂sac!
Better English, Better Civilization.

使用道具 举报

超级版主

芙蓉杨树侯

Rank: 8Rank: 8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11-3-11 15:07:25 |显示全部楼层
17# sacheong
先看看知二和莊組字的表現,譬如“鄒”等。

使用道具 举报

大好佬

赛文•奥特曼

Rank: 6Rank: 6

母语
吳語上海話

2010最佳新手勋章

发表于 2011-5-24 23:14:20 |显示全部楼层
开眼界嘞。虽然没侪明白。
逃脫嗰蛅蝍隻々讚~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户



手机版|Archiver|© 2006-2011 吴语协会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7-2-21 01:48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