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搜索
查看: 3685|回复: 2

对吴语拼音方案的一点想法 [复制链接]

Rank: 2

母语
昆山话
发表于 2015-7-14 01:54:0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huensecharlie 于 2015-7-14 02:23 编辑

    我在使用吴协拼音的过程中,尤其是想要完整标注昆山音系时,虽谈不上不方便,但也有一些不美观、不利于教学的感觉出现,主要有以下几个问题:

1、y的身份太复杂,又做声母又做韵母。做声母时又标清音浊流,又在ny里出现;做韵母时用来表示舌尖元音(yu标圆唇)。这些都不符合多数汉语的拼音方案对y的使用习惯。

2、对弛声类零声母字(清音浊流)的标音容易让人产生困惑,对比不鲜明。开口呼、合口呼用了gh,齐齿呼、撮口呼又用y,这里区别开来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既然用了y,为什么不干脆在合口呼用上w显得整齐一点呢?此外,g和弯头h本来没半毛钱关系,不理解为何弯头h要写作gh。

3、用c、ch、j、sh表示一组龈颚音,确实很有道理(方案里也说明了,吴语的ch比普通话的q要靠后些)。不过从ch倒推不送气音,从而以c表示类似普通话j的音,感觉上去容易给多数来自非吴语区,汉语拼音在脑中根深蒂固的人造成误解。

4、m、n、l等,阴声调变体的次浊声母反而和官话比较近似,倒是阳声调的次浊声母其实是弛声,考虑应该和其他弛声类作统一处理。

5、把[y]记成iu,乍看之下没问题,但是一旦[y]作介音,拼音时十分冗长复杂。

6、方案用ie标示[ɪ]容易给造成误解。另外像昆山话(至少老派的)其实分米、[ɪ]面、[ɪʔ]接、[iɪʔ]一。而方案中只给出了[ɪʔ]记为ih,[iəʔ]记为ieh,对[iɪʔ]是没法标的。

7、阳声韵一类里,只有[oŋ]是以[ŋ]结尾的,其他都是[n],个人认为应该实事求是地把[oŋ]记为ong,而不是on。

8、入声韵尾用h,我个人表示不习惯,况且h又已经做了声母,喉塞音符号’本来又很易用。

9、两个舌尖元音用y、yu表示,前人也有很多是这么用的,个人依旧认为不是最好的办法,符号上y和音标[ɿ]或者传统所称“空韵”相差太远。

    综上所述,我在重编昆山音系时,索性自创了一些符号,希望能理顺一些地方,也方便来自非吴语区,尤其是有汉语拼音底子的人学习使用吴语拼音。下面以昆山音系为例讲一下我的方案。


昆山话拼音方案

一、声母

p摆ph派b排m门(’m妈)f法v文
t带th太d汰n能(’n拿)l灵(’l拎)
ts租tsh粗


s思z是
q气j记jj其gn年(’gn粘)x希
k高kh考g搞ng月(’ng嗯)

h黑hh合

二、韵母
a拉a'袜an张ia借ia'脚ian想ua怪ua'怪uan横
i米
ii面i'必 ii'一
/资
u朱
y喂 yn军
u破
oo怕o'叔ong风 io'曲iong穷
o毛
io标
e班e'弗en本
ye'粤 ue关ue'骨uen滚

ei美 uei归 ou过 er而
eu安 yeu流 ueu官


几点说明:

1、龈腭音这一组的塞擦音和擦音,仍然借鉴了汉语拼音j、q、x的符号,并且自创了jj来表示浊音(但是仍然要澄清,本人并不觉得汉语拼音用j、q、x表示龈腭音是好办法)。

2、龈腭鼻音(吴协拼ny)和硬颚鼻音在听感上相近,而像法语、意大利语的gn都读作硬颚鼻音,所以本方案写作gn。

3、浊喉音,即弯头h写作hh。零声母字清的(可有喉塞音)不标,浊的(实质上是弛声)就标为hh+韵母,对于四呼都是如此。

4、四个次浊声母的“阴调变体”,考虑在日常使用中和本来的不区分开来。一定要区分时则沿用吴协的前标’的方法,或者索性用标弛声的方法,后标hh然后才跟韵母。但是考虑到次浊声母开头的阴声调字为少数,还是吴协的方法比较好。

5、之前说到的[ɪ]、[ɪʔ]、[iɪʔ],方案分别用ii、i’、ii’表示。

6、两个舌尖元音中,不圆唇的平时不标(如资ts、字z等);圆唇的则也用u表示,因为圆唇舌尖元音只和ts、tsh、s、z拼,而正宗的u只和p、ph、b、f、v拼(但昆山话中u的圆唇程度低,接近[ɯ])。

7、y在本方案中只有一个身份,就是[y],即汉语拼音的ü。

8、o(吴协拼au)和oo(吴协拼o)两个也可以照吴协方案来拼,不过本方案是考虑给有汉语拼音底子的人用,那么以o表[ɔ]是比较自然的,后面含介音和入声韵尾的情况中,没有o和oo的最小对立,所以就全部写成o。

9、[ᴇ]、[ə]、[ɛ]在昆山话中没有哪处构成最小对立,所以全部写成e。[əu]本来要写成eu,但是和eu冲突了,既然汉语拼音中相似的韵母是ou(但相比昆山话圆唇程度较大些),所以就改写成ou。

10、昆山话没有像苏州话那样的eu和oe的不同,所以这里就拼作eu,当然要拼成oe也是可以的。但是借鉴法语的音系里,oe读[œ],开音节里的eu读[ø],而昆山话中的这一音实际为[ɵ](也有人认为是[ø]),听感上就是更接近[ø]的,所以用eu表示更形象。


    最后,笔者不是语音学的专业人士,对相关概念和吴协拼音的产生过程也不是十分清楚,如有不正、脑残的地方,欢迎各位大神批评指正!!!

闲云野鹤

白纸帮山泡

母语
Ngnyü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15-10-4 22:56:28 |显示全部楼层
吴协拼音本就自成体系,极少考虑汉语拼音,更多地参考历史上传教士的罗马字方案,更符合西方拉丁文字本身的使用习惯。
比如汉语拼音q表示“机”或者“气”这种用法,在拉丁文字的使用上是绝无仅有的。
再举一例说明:楼主认为弯头h和gh没关系,实际大有关系。gh在西方多用来转写类似弯头h的喉浊擦音,如 阿富汗Afghanistan维吾尔Uyghur。吴语里头,古代的匣母常有读成g母的,如 环境 按理读 还经,但实际读 guaecin,厚 很多吴语也读g母。
齐齿的弯头h拼写y,合口的拼写w是吴协本来就约定的方案,你看到有些方案合口用gh可能是字典编纂人个人习惯。
此外:吴协拼音表的是音位,尽量兼容各地吴语,比如你的o到了常州要发成ao就十分困难,但au就可以兼容单双元音两种音值,因此吴协对于历史上是双元音的音位尽量仍然使用双元音表示。
至于入声嘛,西方传教士表示吴语、江淮官话、闽语的喉塞音均用-h表示,吴协只是因袭罢了。
建议你可以在本站找传教士罗马字文献一读。

假使讲nae歇政策放开个闲话,吴语是会得像希伯来语能复兴呢还是像爱尔兰语能“无可奈何花落去”?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禁止发言

母语
h5Yj29
发表于 2015-10-16 09:46:39 |显示全部楼层
ding呀 支持












你若花香,蝴蝶自来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手机版|Archiver|© 2006-2011 吴语协会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3-25 23:4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