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只户头
搜索
查看: 5510|回复: 8

[语音] 【宁波日报】“蕊头”与“围巾” [复制链接]

闲云野鹤

白纸帮山泡

母语
Ngnyü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11-10-30 20:59:24 |显示全部楼层
2011-10-22 02:25:00 来源: 宁波日报(宁波) 

                          周志锋

“该盆兰花女头交关多。”“天冷类,去买梗余巾来。”例中“女头”即“蕊头”,“余巾”即“围巾”。这涉及宁波话的文白异读现象,本文就说说“蕊”“围”这类字的读音及其相关问题。

雄蕊、雌蕊的“蕊”宁波话读隧,这是文读(读书音、外来音);但是蕊头、花蕊头的“蕊”却读女,这是白读(口语音、本地音)。现在好多年轻人“蕊”字只会读普通话音ruǐ,不太知道宁波话还可以读隧、读女;而年纪大的人知道花骨朵宁波话叫“女头”,却不一定清楚所谓“女头”就是“蕊头”。事实上,“蕊”读女,是地道的宁波音、吴语音,也更加接近于古代音。请看以下材料:

明冯梦龙《山歌·姑嫂》:“姑嫂两个并肩行,两朵鲜花啰里个强?姑道露水里采花还是含蕊儿好,嫂道池里荷花开个香。”冯氏自注:“蕊,俗音女。”清范寅《越谚》卷中“花草”:“蕊,越音女。”

“蕊”读“女”,就声母来讲,符合章太炎先生“娘日归泥”的说法。章氏认为上古汉语声母r读n,宁波话保留古音,像人、认、任、让、热、日、耳、染等字宁波话均读n声母。就韵母来讲,就是宁波话里一部分“安”韵字读成“于”韵字。同类的例子如:

归,读居。如“归家”(家也白读)即回家:介夜类,还勿归家。明冯梦龙《山歌·咒骂》:“我情郎一去好希奇,经夏过秋再弗归。”自注:“归,俗音居。”清钱德苍编撰《缀白裘·金锁记·思饭》:“唔(你)吃醉子居来,一脚蹋拉地浪打碎个,弗是?”

龟,读居。如“乌龟”。“乌龟”也有径作“乌居”的,如:清张春帆《九尾龟》第一百六十一回:“倪(我)立时立刻去叫仔宣家里格老乌居来,看耐(你)再敢勿走!”

贵,读据。如“价钿贵”;“介贵东西买勿起”。清梦花馆主《九尾狐》第五十九回:“叫俚去喊轮船,讲定仔行(读杭)情,稍为贵(读举)点倒勿要紧,切勿可以耽误。”这是文中自注,“读举”实当读据。

亏,读区。如“亏煞”(也说“亏勒”)即亏得:亏煞带伞,否则要淋雨。“亏得”也有径作“区得”的,如:《九尾龟》第一百二十九回:“区得倪勿是格号只认得铜钿勿认得人格人。”

跪,读具。如“跪的”(跪着);“跪落来”。“跪踏板”(宁波叫“跪踏床”或“跪地床”,惩罚丈夫的一种方式,常形容男子惧内)也写作“距踏板”,如:《九尾龟》第一百回:“(陆丽娟)啐了秋谷一口道:‘……耐怕勿怕,距踏板勿距踏板,才勿关倪倽事!’”
其他如:鬼,读举。如“小鬼”;“活鬼”;“河水鬼”。柜,读具。如“被柜”;“火柜”;“柜头狮子”(也叫“柜台活狲”,旧称商店售货员)。喂,读怨。如“喂饭”;“喂鸡”。

清代学者范寅在《越谚》一书中对这类文白异读现象颇为关注,除了在相关条目随文注明外,还在卷下《字音各别》里集中标注了一些这类字的口语音,如:“归,(音)居。龟,(音)居。贵,(音)遽,说物价,叶此。跪,(音)具。”但智者千虑,偶有一失。例如:


《越谚》卷中:“牏身,上(音)俞。雇工人外裳,蓝布为之,御秽浊者。按《史记·万石君传》‘厕牏’二字……师古《汉书》注是也。越之‘牏身’,不近身而袭外,义实同。”又卷下:“牏,(音)余。衣物围烘缸曰牏。凡物围绕亦同。”范氏认为越语“雇工人外裳”和“衣物围烘缸”那个读俞(余)的字本字就是“牏”,还把“牏身”的“牏”与《史记》“厕牏”联系起来,实在是求之过深,失之甚远(“厕牏”有多种解释,颜师古注为“近身之小衫,若今汗衫也”,《汉语大词典》释为“便器”)。其实,本字不是“牏”,而是“围”。“牏身”即“围身”,宁波叫“围身布襕”,都是围裙的意思;“衣物围烘缸曰牏。凡物围绕亦同”的“牏”也即“围”,作动词。

今宁波话围巾、围身布襕的“围”读余(苏州话、上海话也读余),甚至动词“围”也读余,如:“天介冷,围巾围好,莫冻掉。”围读余,与上述文白两读属于同一类型,可以比较互证。




该贴已经同步到 吴人的微博
假使讲nae歇政策放开个闲话,吴语是会得像希伯来语能复兴呢还是像爱尔兰语能“无可奈何花落去”?

大好佬

小澄湖酋长

Rank: 6Rank: 6

母语
苏州话胜浦口音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发表于 2011-10-30 22:32:41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蕊头,我们叫米头,指花骨朵。
围巾围身围嘴,yi。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禁止发言

母语
中国语
发表于 2011-10-30 23:12:17 |显示全部楼层
归,读居。如“归家”(家也白读)即回家:介夜类,还勿归家。
************
查过北仑方言词典,确实存在“归家”的说法。但是现代宁波城里话不说这个,而说“回屋里”。而且“归”字在宁波城里也不存在支微入鱼/tcy/,而只有/kwai/的读法。

这个“夜”明显是白字,e不是“夜”(ya)而是“晏”(这个词闽语里也有)。宁波说:介晏(e)嘞(lei),还不回屋里。(潘悟云等认为吴语的否定词是“不”字,而不是“勿”或“弗”)。“归家”可能现在乡下还有些地方说的,可以田调一下。
签名被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母语
普通话,宁波话(甬城新派)
发表于 2011-10-30 23:32:48 |显示全部楼层
宁北宁2 发表于 2011-10-30 23:12
归,读居。如“归家”(家也白读)即回家:介夜类,还勿归家。
************
查过北仑方言词典,确实存在“ ...
潘悟云等认为吴语的否定词是“不”字,而不是“勿”或“弗”)。

没错,是训字。否则总感觉语法上有问题。
不过‘不’的入声一读如何产生的,也很费解。温州是舒声,别处是入声。另外,日语是舒声,朝鲜语是入声。

使用道具 举报

大好佬

小澄湖酋长

Rank: 6Rank: 6

母语
苏州话胜浦口音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发表于 2011-10-31 01:02:53 |显示全部楼层
宁北宁2 发表于 2011-10-30 23:12
归,读居。如“归家”(家也白读)即回家:介夜类,还勿归家。
************
查过北仑方言词典,确实存在“ ...

归,做姓读鸡。

使用道具 举报

陌陌人  发表于 2011-10-31 12:44:01
米头和女头,我认为是异读罢了,湖州这两个读音侪有个。

使用道具

Rank: 6Rank: 6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11-11-2 08:34:28 |显示全部楼层
苏州念/Y/,不同于鬼亏等/y/
袁一灵《金陵塔》直接折合成上海的流摄读音,于是其后的上海说唱演员也都是“桃花嘛头红……”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禁止发言

母语
中国语
发表于 2011-11-2 15:13:20 |显示全部楼层
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1-10-30 23:32
没错,是训字。否则总感觉语法上有问题。
不过‘不’的入声一读如何产生的,也很费解。温州是舒声,别处 ...

温州是舒声,别处是入声。
---------
现代温州话本身就无所谓“入声”这个概念,这个你应该清楚的。

“不”有物韵,不奇怪。粤语pat。当然“不”的物韵源自何时那是另一回事了。

“晏”(e)竟能写成“夜”(ya),“介晏(e)嘞”竟能写成“介夜(ya)类”,这个“周志锋”的基础实在不敢恭维。

不知道这样的语盲文章是如何登上《宁波日报》的厅堂的。

宁波的文化传媒产业这十几年来就没发展过,电视台不行,报纸不行,样样不行。
签名被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禁止发言

母语
中国语
发表于 2011-11-2 15:30:40 |显示全部楼层
寒寒豆 发表于 2011-10-31 01:02
归,做姓读鸡。

齐齿和撮口的区别。宁波撮口发达,归即使入鱼也是居(但事实上不入鱼)。

上海浦东的归家桥路,路名标的是居家桥,不是基家桥,大抵是因“居”字在松府可能本也有齐齿之读。
签名被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只户头



手机版|Archiver|© 2006-2011 吴语协会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9-3-24 21:36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