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吴语协会

 找回密码
 开户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396|回复: 12

【宁波晚报】宁波话为啥“贼骨铁硬”? [复制链接]

闲云野鹤

白纸 山泡

Rank: 9Rank: 9Rank: 9

母语
吴语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11-10-6 20:28:33 |显示全部楼层
2011-10-02                          周太福

“贼骨铁硬”这句宁波老话的核心词是“硬”,“贼骨”和“铁”是用来修饰“硬”的程度。从前,民间抲牢“贼骨头”(小偷)后往往会将其痛打一顿,以儆效尤。可“贼骨头”往往不怕挨打,不少人还会再犯,所以民间就称“贼”的骨头够硬;而前人认为,世间万物中铁是最硬的。用这两样硬东西来比喻宁波话的“硬”,确实是既风趣又形象。

宁波话也确实有点硬邦邦,就说这“贼骨铁”三个字吧,按普通话的读法,在把每个字的音节读完后,总会拖点或长或短的余音。而宁波话则不然。也以这三个字为例,当你刚把一个字的音节读出,立马关闭你的喉底,使喉音来个“急刹车”,这样的读音,听起来就像斩钉截铁,又硬又干脆!

下面,不妨用宁波话来试读唐人王之涣的五言诗:《登鹳雀楼》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这首诗连题目总共24个字,其中雀、白、日、入、欲、目、一等7个字的读音都与“贼、骨、铁”一样“硬”,这种贼骨铁硬的语音,在短短的24个字中,却占了7个,可见宁波话究竟有多“硬”。

那末,这种贼骨铁硬的语音难道是宁波人首创的吗?答案是否定的。宁波话是一种非常古老的语言,宁波话的语音也十分古老。众所周知,普通话的语音包括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叫做四声,而古人的语音有平声、上声、去声、入声,也是四声。不过后来的古人把平声拆为阴平、阳平后,就有五声了,这第五声就是入声。上面举例的贼、骨、铁与《登鹳雀楼》中的7个字,古人都把它们列在“入声”部中,古人对这些字的读音基本上就是当今宁波话的读音。由此可知,“贼骨铁硬”的宁波话语音,实际上“遗存”了相当一部分中国古代汉语语音。


入声字是一个庞大的体系,我们可以在古代的韵书中找到它们的部落。古人作诗讲究音韵格律,韵书就是古人查阅音韵的工具书。但是近古代以来,中西部乃至东北地区逐渐淘汰了入声语音,后来国家推广的普通话中,把所有的入声字统统分列到四声中去了,彻底消除了入声读法。而土生土长的宁波人却依然秉承着古代语言的这部分体系,这就难怪中西部语言系统的人会听不懂“贼骨铁硬”的宁波话了。

因为宁波话是古代语言的遗存,宁波话源自遥远的古代百姓的口语,所以当阿拉(阿和拉都是入声字,其中“拉”字读音不读手拉车、拉东西的“拉”,这个拉字,古人和宁波人都读为“勒”)在阅读古籍时会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受。古籍中非但有宁波人的语音,更是经常能发现普通话中早已影踪无存、而宁波人还常常挂在嘴上的宁波老话,甚至在2500多年前的《诗经》中,还能读到阿拉老宁波的乡音呢。侬忖忖看,“贼骨铁硬”的宁波话,其渊源是不是非常深远啊?




该贴已经同步到 吴人的微博
假使讲nae歇政策放开个闲话,吴语是会得像希伯来语能复兴呢还是像爱尔兰语能“无可奈何花落去”?

超级版主

浙东沿海马鲛鱼

Rank: 8Rank: 8

母语
宁波城区东郊混杂腔

2010最佳新手勋章

发表于 2011-10-6 20:34: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acheong 于 2011-10-6 20:36 编辑

所以这篇文章的论点难道是【宁波话的硬是因为喉塞入声】?

使用道具 举报

姑姑

安贫乐道

Rank: 3Rank: 3

母语
上海话,苏州话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11-10-6 20:47: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乌程仔 于 2011-10-6 21:13 编辑

应该是直骨铁硬吧?贼的骨头不会硬的呀。
缘起

使用道具 举报

超级版主

忒空飽壘 脫底棺材 塌扁夜壺 ... ...

Rank: 8Rank: 8

母语
吳越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11-10-6 21:35:52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呵
♡♥★☆○●◎◇◆□■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母语
普通话,宁波话(甬城新派)
发表于 2011-10-6 22:21:02 |显示全部楼层
乌程仔 发表于 2011-10-6 20:47
应该是直骨铁硬吧?贼的骨头不会硬的呀。

‘直’jih,‘贼’zah。多写作‘石骨铁硬’。

使用道具 举报

姑姑

安贫乐道

Rank: 3Rank: 3

母语
上海话,苏州话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11-10-7 14:11:07 |显示全部楼层
shenyileirob 发表于 2011-10-6 22:21
‘直’jih,‘贼’zah。多写作‘石骨铁硬’。

杭州读直骨铁硬
缘起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母语
普通话,宁波话(甬城新派)
发表于 2011-10-7 20:05:01 |显示全部楼层
乌程仔 发表于 2011-10-7 14:11
杭州读直骨铁硬

但并不意味着‘直’是正字。我在帮你排除。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母语
上海

2010感谢一路同行 杰出贡献勋章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11-10-8 16:57:4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200052 于 2011-10-8 17:10 编辑

这个短语,上海读起来是zah kuah 铁硬,写起来应该是“石刮”。现在上海的年轻人,“石”、“直”是一样的,”骨“、”刮“也是一样的,跟他们去区分究竟该是哪个字,其实是白费力气。
宁波话”硬“,是相对于苏州话而言的。我跟宁波及其周边的人相处多年,听惯了也不觉其硬。《宁波空城计》里押末那句”阿哥,来n哪,交关有趣得啦……“照样是很软很软的啦。
说宁波话”硬“是因为有喉塞入声,那么吴语区难道只有宁波话有喉塞入声吗?楼主其实没有答对自己提出的问题。

使用道具 举报

姑姑

安贫乐道

Rank: 3Rank: 3

母语
上海话,苏州话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11-10-8 17:52:01 |显示全部楼层
石za?
直ze?
缘起

使用道具 举报

姑姑

安贫乐道

Rank: 3Rank: 3

母语
上海话,苏州话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11-10-8 17:52:26 |显示全部楼层
我跟宁波及其周边的人相处多年,听惯了也不觉其硬。

对头
缘起

使用道具 举报

超级版主

忒空飽壘 脫底棺材 塌扁夜壺 ... ...

Rank: 8Rank: 8

母语
吳越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吴协三周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11-10-8 20:12:22 |显示全部楼层
樓主不是 周太福
♡♥★☆○●◎◇◆□■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母语
吴越
发表于 2012-5-27 13:22:35 |显示全部楼层
石刮铁硬,用石头去刮铁,铮铮嘎响,硬碰硬。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Celebrity

专杀种狗

Rank: 6Rank: 6

2010感谢一路同行

发表于 2012-5-27 21:46:19 |显示全部楼层
力道大,不拖泥带水的语言都很硬
至于那段英语的问题。我解释过了,我请当时在巴黎读硕士的美国籍女友编辑的(那女孩好赖在美国读完高中才了法国读大学的)。吴协做出权威认定语法不通,那我就不知道了。

齐郡旧曰济南,其俗好教饰子女淫哇之音,能使骨腾肉飞,倾诡人目。俗云"齐倡",本出此也。

激动是生理问题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户



手机版|Archiver|© 2006-2011 吴语协会 ( 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  

GMT+8, 2017-6-25 04:41

回顶部